高瓴资本张磊|为什么重仓腾讯?一个投资传奇的开始(二)

(原文首发“读思行知”公众号,欢迎关注订阅,让我们在阅读思考中一起成长)

1995年到2005年的十年,是中国互联网起步到成熟的十年。这期间缔造了一大批后来的互联网巨头,当然也倒下了不少的公司,1997年丁磊创办了网易,1998年马化腾创立了腾讯,王志东创办了新浪,张朝阳创办了搜狐,1999年马云创办了阿里巴巴,李彦宏创办了百度,在那个时代,似乎只要搭上互联网这趟快车,创业似乎看起来就很容易,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这些创业者成功之前大多都有一段失败的经历。


踩着互联网的风口,1998年张磊选择休学一年回国创业。他同样也瞄准了互联网,与网易、腾讯、新浪这些直接借鉴国外互联网行业创意不同的是,他有自己的思考。在他看到大多数的同学海龟回国创业的同时,但也同样存在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这些创业者在开发自己网站、产品的同时,但没有能力做出符合投资人要求的商业计划书,难以获得融资而国外投资人对中国的互联网和高科技行业发展越来愈看好,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下,他和他的几位老同学搭建了一个网站“中华创业网”的投融资交流平台,分析研讨商业模式,制定商业行动方案,核心的目的在于解决搭建资金需求者和供给者的沟通桥梁,提供资金、人才、技术、供应链等专业服务,充当创业的催化剂,让科技创业者能够更好地实现融资,把有限精力放在公司业务上。凭借着这一商业洞见和平台优势,在半年以后就开始盈利,并很快拿到了融资。然而风云突变的是,当所有人都看好互联网这一行业,都跑步冲进这一行业的同时,泡沫也开始膨胀,多数公司已很难再获得之后的融资,到2000年泡沫终于破裂,他所创建的公司业务量也不断缩小,这次创业遂以失败告终。


这次失败的创业也让张磊开始反复自问:“互联网经济究竟是什么样的经济?能否从中诞生跨越周期的伟大企业?风险投资应该怎样选择创新企业?资本市场又该发挥怎样的作用来孕育创新企业?“繁荣”背后的那些泡沫,哪些能够创造真正的价值?”


同样是这次失败的创业,让他也有了这样一个信念:就是欠下投资人的钱一定要还。尽管投资人并没有要求归还这些投资,但是他仍然坚持“这些钱一定要还”。他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感谢投资人对于他们的信任和支持。他说:“一个人的职业生涯很长,不能做任何对帮助过你的人有损害的事情,否则那可能会困扰你一生。”


正是基于这些失败的反思和做人信念的坚定,让他对于人生和后来创业中的逻辑和深意有了深刻的理解。


我想任何一个人,要想有一番人生作为,不光是要对于自我能力的界定及人生追求的清晰规划,而且更是对于经济背后的时代理解。就像柳青在《创业史》中的那句话“人生的道路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这种紧要的一定是自我能力与人生追求和所成长的时代相匹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立足于时代的巨轮上的现实基础上做出自己有可能的成就,脱离了这个基础一切都是枉然。


2005年,正是在有了第一次创业失败后的深刻思考,以及对于中国经济增长和投资环境的历史时代趋势的机遇把握。这一年6月1日,他创办的投资机构正式开张了,取名“高瓴”,取自“高屋建瓴”这一成语,意指对事物全面、透彻和长远的了解。


对于每一个初创公司而言,一开始都会面临两大难题,团队和资金。在选择创业伙伴时,他确立了三条标准:第一是人品好,第二是爱学习,第三是能吃苦。就这三条简单的标准,他也通过朋友介绍终于算是把团队搭建起来了,连同他一共五个人,除了他自己算是半路出家学投资以外,其他四位都不是科班出身。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团队身上的品质,张磊说在他的这几个伙伴身上有一些共同特征:第一,从来都不知道怎么赚钱,但擅长学习;第二,从来都不觉得有什么东西是学不会的,在学习上非常愿意花时间,不断吐故纳新;第三,在实践中学习,边学边干,边干边学;第四,热衷于开诚布公地分享,发表自己真实的想法和意见,不去争论谁是对的,而是去争论什么是对的;第五,酷爱读书,遇到一本好书便彼此分享读书心得,举办围炉夜话和读书沙龙。


事后用他自己的话说:“正是这样的创业伙伴,用这些创业之初的招招式式,将高瓴打造成了一个不断求知、探索真理的学习型组织,绝非刻意,全凭天然。”


这让我想起了在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风清扬教令狐冲独孤九剑去对付田伯光的那一段,在令狐冲学习独孤九剑的过程中,第一回合在令狐冲和田伯光过招的过程中,当令狐冲被田伯光锁喉之后,风清扬对令狐冲说了这样一句话,“那招金玉满堂难道就非用剑吗?手指头也是剑呀”,令狐冲顺势用手指头将田伯光一指点晕。这一句话点出了武学的最高要义,就是招式都是死的,但是发招的人是活的,死招再妙,一旦遇上活的招式就束手无策,任人宰割。多么精深的要义,一句话道出了任何事物的最本质逻辑,就是不要把所学拘泥于教条,关键在于对这些所学要结合具体问题活学活用。而现实生活中,我们绝大多数不能突破这个局限,大概也都是不能很好地深刻理解掌握这一要义。张磊无疑也是参透了这一点。


解决了团队问题,接着要解决的就是资金问题。他的办法是带着团队去美国向他的恩师大卫·史文森募的一份投资,同时也让团队参观学习。就这样既让团队得到了学习,又从恩师那里募得了2000万美元的投资。


团队资金解决了,是该真正实践的时候了,第一笔投资重仓腾讯。当时腾讯才上市一年多,市值不到20亿美元,主打的产品就是QQ,这款产品伴随了多少人的学生时代,在当时又有谁能看到十多年后腾讯能从不到20亿美元增长到5000亿美元。投资腾讯,张磊说不能否认有“赌”的成分,但无疑是谦虚之说,没有深刻的调研和理性分析,又怎么敢一开始就直接重仓!正是在进行了大量的基础调查研究后,团队对于当时的互联网业态有了清晰的认知和判断。


那么投资腾讯的逻辑是什么?以当时的时代来看,即时通讯使亲友的沟通突破了时空界限,使陌生人的沟通突破了环境界限,使自我与外界的沟通突破了心理界限。腾讯的投资亮点就在于真正突破了这些亲属关系的局限、社交阶层的局限、沟通场景的局限,特别是帮助人们在虚拟世界中实现了没有束缚的沟通,打破了现实疏离感。虽然有了这样的判断,但是对于真正的投资决策仍然还有很多顾虑,最突出的有两点。

第一,即时通信软件的本质是什么?从无到有创造新的沟通渠道,还是提升安全效率?是解决人们的不安全感,还是创造一种更高级的娱乐空间?一旦形成了链接,能否出现发展更多的业务?

第二,用户基础有多大?能否形成网络效应,实现用户粘性?因为当时在南方很多人用的都还是MSN,QQ用户还很少,腾讯的用户看上去多是“三低”用户—低年龄、低学历、低收入。


对于这些问题,他们到义乌的小商品城在做关于别的方面调研有了意外发现,本非调研QQ,只是顺便看看大家都在用什么交流。他们惊奇地发现每一个摊主的名片上除了店名、姓名、电话、手机号以外,还有一个QQ号。在拜访政府招商办时,招商办名片上也有自己的QQ号,这才发现原来QQ的用户深度超乎了想象,QQ对中国用户群体的覆盖满足了社交的无限可能,不光打破了人与人的时空界限链接,还把自身人性的东西通过产品还原、疏解和建构。


马化腾起初曾这样定义即时通信:QQ通信产品不是一个简单的沟通工具,而是一个共享信息资讯、交流互动、休闲娱乐的平台,语音视频通话、音乐点播、网络游戏、在线交易、BBS、博客等应用都可以在这个平台实现。这在当时看来无疑是非常有前瞻性和战略眼光的,而在今天这些都一一实现。


这个世界上非常厉害的人,大凡都是有能洞悉事物背后的本质和发展趋势的人。就像法拉第在发现磁生电电磁感应现象后,在给英国女王演示他的实验的时候,英国女王问:“你发明的这东西在现实中有什么用?”,谁又能够在当时想象到几年之后整个电力革命的发展,让人类一下进入到了电力时代。


在看懂了QQ背后的商业本质后,张磊几乎孤注一掷将2000万美元全部重仓腾讯,多年以后这一投资给他至少带回了400倍400多亿的投资回报。这一役也让他在投资界名声大噪。


2010年,同作为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刘强东,在他的京东面临现金流紧张为钱发愁的时候找到他的校友张磊,一开口便要7500万美元的融资。让刘强东意想不到的是,张磊说:“我要么给你3亿美元(在当时约合21亿人民币),要么我就不投资了”。张磊之所以这样说,正是因为他看到了京东背后的商业本质,张磊对刘强东说“你在中国大城市做这个事情,至少需要25亿,这是经过仔细计算的。仓储、物流中心这些固定重资产投资是做这个事的核心竞争力,是必不可少的,7500万美元压根不能把你的想法实践出来。”两周之后张磊带着刘强东去沃尔玛参观学习了一周,刘回国之后也对京东进行了改造,靠着这位师兄的投资,京东也很快在电商领域奠定了自身的地位。


在张磊的投资名单中,就像第一篇文字一开始所描述到的,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如百度、腾讯、京东、携程、美团等)都有他的投资身影,另外也不乏很多实体我们熟知的企业行业(如格力、美的、蔚来汽车、药明康德、蓝月亮等),经过十多年的发展高瓴资本已经成为亚洲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投资基金之一。现今管理的资本已达5000亿规模。


结语。

创业是什么?在我看来就是要洞悉市场和人性的本质,找到市场留给自己的空隙,在这个空隙之中,创造出真正满足用户需求价值的产品和服务。创业要成功的条件,一定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完美匹配,缺一不可。

对于个人而言,在这样一个发展迅猛变化飞快,日新月异的时代,什么能力才是最重要的?回顾历史的过往,我想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灵敏的嗅觉,紧跟时代的趋势,拥有终身的学习能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紧跟时代的步伐而不至于掉队。

多谢大家阅读,如果喜欢,分享/点赞/评论

留下你记录阅读思考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