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是一场落后于时代的战争?

为什么说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是一场落后于时代的战争?

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暴露出我军的很多问题,小到单兵装备缺失和配发不合理,大到弹药质量和基层指挥员作战指挥能力不足等,这些在笔者之前的《1979对越自卫反击战暴露出我军的哪些问题?》一文中谈到过。

今天聊聊为什么说1979年我们是拿三百万人打了一场落后的战争。

为什么是300万人呢?

参加南疆自卫反击战的陆军有来自10个野战军的27个师,加上广西、云南军区的2个独立师、6个边防团、4个独立边防营。还有配属作战的2个炮兵师另1个炮兵团、3个高炮师另1个独立高炮营、2个铁道兵师、4个工兵团、2个通信团、3个舟桥团、2个防化团、3个工程兵团,广州军区后勤第20分部和昆明军区后勤第23分部下辖的8个兵站、22所野战医院、11个医疗所及至少15个以上的汽车团营级单位。

除陆军外,空军以空7军为主力参加边境威慑巡逻任务;海军组成南海舰队217编队,配属海军航空兵第8师、第12师,在北部湾和西沙海域执行巡航任务。

总计参加79年对越作战的解放军总兵力(未计海军)为558952人。其中,东线部队有32万多人,西线部队有23万多人。加上广西(21.5万人)、云南(22万人)地区动员的参战民兵和支前民工等43.5万人,参战军民总数已近百万(99.4万)。

南边是百万军民攻入越南北部,但早在1979年2月17日前的八个小时,中苏边界东段与西段,我军所有野战部队已进入一级战备,比南线部队整整提前了八个小时进入战备。与前苏联、蒙古接壤的沈阳军区、北京军区、兰州军区、新疆军区均按照预先号令进入临战,四大军区的乙种步兵师补充人员装备扩编为战时甲种师,各野战军离开营区进入野战地域,先后动员了200多万部队,主要是为了防止苏联对中国的突然袭击。

南边打了多久,北边就严阵以待多久。1979年中国总兵力为610万,当年二三月间,几乎半数军人处于战争状态(南疆)和备战状态(三北)。

可是1979年这场参战与备战多达300万人的战争实实在在是落后于时代的一场战争。

这种落后主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

一、编制落后,平战转换后增加兵力明显,但战斗力生成有欠缺。

1979年我军是按照70年代中期后的陆军师编制进行整编的,分为甲、乙种师。甲种师为齐装满员部队,乙种师为缩减编制的半满员部队。以南方类型的乙种师为例,兵员在5000多至6000人左右,辖3个步兵团、炮兵团和高炮营、通信营、工兵营等;步兵团辖3个步兵营和警通连、机炮连等;步兵营辖2个步兵连、机炮连等;步兵连辖3个步兵排、火器排(通常称4排)等;炮兵团辖3个炮兵营和直属队等;团属机炮连辖迫击炮排、无坐力炮排、高机排等;营属机炮连辖迫击炮排、无坐力炮排、重机枪排等;连属火器排辖3个40火箭筒班。

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略展开命令下达后,各参战部队立即进行各种准备,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要将乙种部队扩编为甲种部队,补齐编制和人员、装备。一般陆军乙种师步兵团要扩编成5个直属连;步兵营扩编成3个步兵连和机枪连、炮兵连;步兵连火器排增编60炮班,同时减少1个40火箭筒班;炮兵团扩编成4个炮兵营;师团其他直属队也按照扩编要求进行整编。同时,补充、调整相关干部,配备、充实各类骨干和技术人员,补充调整武器、装备、弹药、车辆、器材等。这样进行扩编后,参战各陆军师员额在 11000-12000人左右,都达到齐装满员的甲种部队标准,基本上适应了作战需要。

1979年解放军共动员参战29个陆军师,其中有21个师原为乙种师,需要进行临时扩编。以成都军区第50军149师为例,全师共扩编1个营部和36个连,调整、提升干部836名,提升正副班长1350名,补充老兵2539人,新兵3108人,共补入兵员5647人,同时补充调整了大量武器装备和物资器材等。

现在大家一眼就看到问题所在了,参战29个师中超过七成是乙种师,如果都按照50军149师这样临战扩编,意味着21个乙种师要补充5万老兵和6万新兵,而且很多师恐怕新兵比例更高。

一个师里面这么多新的营连排长和正副班长,一个连里面半数人彼此不认识,近三成还是刚入伍的新兵,这仗怎么打?

当时世界上战争动员做得最好的是以色列,常备军人数很少,而接受过完整军事训练的预备役人员多很多倍,召集起来能成建制参战,人员之间也熟悉

说句事后诸葛亮的话,给了近两个月的准备时间(中央军委早就在1978年12月8日下达了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的命令),,利用这段时间召回过去两年退伍的老兵,咱们的伤亡至少要减少三分之二。因为伤亡的相当大比例是刚入伍的新兵。

所以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的3月16日下午,时任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的邓小平在讲话中就指出了这个问题:

如简编师,证明这个制度非改不行。一个师要补充几千人,结果一个班原来的兵只有两个。要补充七八个,完全没有训练就拉上前线,这次争取了一个月训练比较好。这个制度不好,还有好多问题要总结。

讲话中的简编师即通常说的乙种师。平时简编,战时扩编,但却没有相应完善的预备役制度,只能临时补入大量新入伍人员,缺乏训练和磨合,在实战中付出了血的代价。后来我军加快了现代化建设的速度,开始了预备役部队建设,全军取消了甲乙种部队编制,并基本统一了南北方编制。

二、后勤落后,还在采用淮海战役的那种补给方式。

为什么说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是一场落后于时代的战争?

民兵扛住弹药前送

上面提到广西云南共动员43.5万人的民兵和支前民工,共组织民兵担架营101个,运输队45个,直接配属部队执行前运后送任务。

比如这段介绍:

配属122师作战的民兵民工共4028人,他们来自百色地区的德保、田阳、靖西、那坡四个县,其中年龄最大的60岁,最小的18岁。 他们在执行任务中,发扬了英勇顽强,不怕牺牲,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出色地完成了支前任务,对保证整个战斗胜利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体现了人民战争的无比威力。 据统计,他们在历时28天的战斗中,共前运弹药16930箱,给养物资40吨,抬运伤员1300名,烈士355名。平均每人每天往返行程达30公里左右,在执行任务中,有51位民兵同志光荣负伤,有9位同志牺牲!

对越自卫反击战算不上现代条件下的机械化作战,如果三北地区面对着苏联的装甲洪流,靠这样人拉肩扛能顶得住吗?

退一万步讲,咱们在国内抗击苏军用人民战争还说得过去,到了越南境内,还是用现代化的后勤补给手段才能保证前线部队的持续作战,这样前运弹药后送伤员,时效性在哪里?

而且像越南北边山区,越南正规军被打散后躲在山林里,频频袭击我后勤补给线,民工是吃了不少亏的。

讲到这个“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笔者就想起了局座张召忠,当年张召忠还在海军装备论证中心的时候,在《海军杂志》和《海军装备》等海军内刊发表过不少文章,那时候他是坚定的航母派,文章观点鲜明有理有据。但在中央电视台当嘉宾的时候,说伊拉克共和国卫队垮掉后,美军要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他是一个海军出身的教授,那些话如果不是背的讲稿那就有鬼了。

三、装备思想落后。

为什么说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是一场落后于时代的战争?

坦克搭载步兵开进的模型

大家看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照片,很发现前期大多时候,解放军战士头上就是65式军装的布军帽,后期才从国内送来各种各样的钢盔戴上。当然越军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头上戴的盔形帽遮阳效果不错,对子弹和弹片也不起效果,但好歹比布帽要好。

咱们仓库里没有钢盔吗?

有。日本的90式钢盔有70万顶,还有缴获国军的美式钢盔,供给参战官兵绰绰有余,但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军队突出政治,强调一不怕死二不怕苦,戴钢盔是怕死的表现。

结果战后统计,我军因颅脑伤牺牲的比例高达31%!钢盔并不防弹,但对付弹片有很好的效果,而现代战争炮火杀伤所占比例早超过枪弹杀伤,戴上一顶钢盔就能减少很多原本可以避免的伤亡,所以在3月16日的讲话中,邓小平讲到:

我们这个仗打完了,我们应该做几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叫做总结经验。这方面有很多值得我们总结,如在军事上说,包括军队体制,建军的方针,怎么样训练队伍,都有一系列问题要考虑。

仅仅四天后,3月20日中央军委就下发了《关于总结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经验问题的通知》。

3月21日至5月底 军事科学院宋时轮院长率军委教育训练委员会调研组310人,分别到广西、云南方向参战部队调研,参加总结作战经验 。

现在回头来看,200万大军在三北地区备战而没打是值得庆幸的事情,记得上面这段话吗:与前苏联、蒙古接壤的沈阳军区、北京军区、兰州军区、新疆军区均按照预先号令进入临战,四大军区的乙种步兵师补充人员装备扩编为战时甲种师

这两百万一级战备部队中的乙种师有多少新兵?他们戴着棉帽,面对着火力超过越军十倍以上的全世界最大规模的装甲集群,即使我们的战士再勇敢,恐怕也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才能把苏军赶出去!

幸甚,1979年我们打了这一仗,用相对较小的代价发现了问题总结了经验教训,从此我们上战场必须戴钢盔,丢掉了半自动换成了自动步枪,用直升机运伤员,组建了预备役部队,进行红蓝对抗,甚至“红军”十仗九败!